【九枝兰】马化腾为什么要怒喷朱啸虎,这里有一个背景或许可以解释

  • A+
所属分类:网络营销
本文信息本文由方法SEO顾问发表于2017-06-2314:49:52,共 1825 字,转载请注明:【九枝兰】马化腾为什么要怒喷朱啸虎,这里有一个背景或许可以解释_【方法SEO顾问】,如果我网站的文章对你有所帮助的话,来百度口碑给个好评呗!

本文章来自九枝兰微信公众号【九枝兰网络营销】,九枝兰的微信公众号经常能看到一些独特的网络营销案例和技巧分享,特转载过来,分享给大家,如果你也喜欢,可以微信搜索“九枝兰网络营销”来关注他。文章所有版权归原作者九枝兰网络营销所有!

作者:程侃如  来源:DoNews


昨天马化腾与朱啸虎朋友圈大战被刷屏。

看了一下交战内容,面对中国互联网界最有权势的大佬,在创投圈一向以敢言出名的朱啸虎也不得不且战且退。一山还有一山高。

为什么一向给人感觉温文尔雅的马化腾要在朋友圈怒喷朱啸虎,原因不清楚。但最近共享单车领域有一个背景不容忽视,就是最近路面上朱啸虎投资的小黄车越来越多了,而且不仅仅是多的问题,是已经快泛滥成灾了。

要知道,所谓共享经济一个大家都明白但都却从不点破的窍门是“行政管制的红利”。

共享经济的“行政管制红利期”

这一轮“共享经济”的领头羊,国外是Uber,国内是滴滴。而这两者挑战的都是各国延续多年的出租车管理体制。

Uber进入各国,遇到出租车行业的抗议、政府的管制已经是家常便饭。而滴滴的故事更是为中国观众所熟知,滴滴初期以调配出租车司机起家,真正的爆发则是推出了快车,而快车的实质就是“出租车”。

无论是Uber还是滴滴,进入的出租车行业一向都以 “特许经营权”著称,各个城市的出租车公司牌照都有数量限制,这一情况此前多年未变。网约车公司初期打着“共享经济”的名义,没有牌照却做着出租车行业的生意。

在政府观望之际,在合法与非法之间,网约车公司必须以极快的速度培养用户习惯,造成既定事实,成为实质上的“牌照拥有者”,直到被政府正式承认合法化,开始在牌照的庇护下获取垄断利润。

合法与非法之间的政府监管的犹豫地带,这就是共享经济“行政管制红利期”。

行政管制因为包含公共资源,所释放的市场需求红利是巨大的,没有“行政管制红利期”的共享经济无法有太大的体量,比如热衷投资于共享经济的朱啸虎几年前就投资过共享衣物公司,但不温不火,今年的“共享充电宝”有着同样的逻辑。其它共享洗衣机,共享雨伞在商业逻辑上都可以跑得通,但商业利益上无法与网约车相比,道理也在于此。

共享单车与城市管理

网约车公司突破的是“出租车牌照”的行政管制,而共享单车同样突破行政管制领域,只不过突破的是“城市管理”条例。

此前有桩单车在各个城市并不少见,但却从来没有掀起多大的浪头,原因还是有桩单车是与政府合作,有序管理。如今风头上的共享单车都是无桩单车,随意街头停放,放在停车场的反而是另类。

一排排的共享单车,占用的是大量街道公共资源,按照此前城管部门的相关条例,恐怕基本和小摊小贩一样属于“占道经营”违法一列。

尽管共享单车属于“占道经营”,但却从未受处罚。处在合法与非法之间,根源还是政府管理部门在解决公共交通出行与维护好市容市貌之间拿捏。而最终的解决办法恐怕还是和网约车领域一样,无桩单车公司发牌照,回归到类似有桩单车的做法,比如划定电子围栏。

而在政府最终管制措施出来之间,就是共享单车领域的“行政管制红利期”。

“行政管制红利期”里应当做什么

“行政管制红利期”不会很长,突破这一红利期的要点就是:迅速培养用户习惯,成为既定事实,以用户习惯为筹码与政府谈判;迅速做大公司体量,清场其它公司,成为寡头企业,获得仅有的几张牌照。

如果“行政管制红利期”缩短,没有足够的时间建立用户习惯,就没有与政府管制谈判的筹码,可能整个市场空间都会被关闭。如果没有足够的时间清场,留下十几家公司来瓜分牌照垄断的利润,商业上的投入就无法获得相应回报。

而要实现上述的目标,一则需要资本的推动,二是需要公司运营的配合。

在资本领域,这是Uber和滴滴几年间天价融资、通过补贴大战迅速扩张的秘密所在。也可以理解为什么共享单车领域同样在复制网约车领域的天价融资,而且目前丝毫没有看到要停下来的劲头。

但在运营领域,此前共享单车公司投放的单车,还是集中于公共交通领域,但近期ofo据说为了融资,数据好看,在街头投放巨量的单车,已经不仅仅是解决公共交通出行,而是极大影响市容市貌了,人行道上满眼都是小黄车,甚至小黄车运营上追求规模,单车质量问题造成各种人身事故的报道频出,恐怕都会加速政府监管措施的出台。       

共享单车领域的“行政管制红利期”的红利期恐怕要大大缩短了。

马化腾是不是因为近期ofo向路面上投放过量的单车而怒喷朱啸虎,这事不好说。但是对于共享单车企业而言,保持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还是必要的。

整个市场坏掉了,打水漂的可不是一家。